[注册]  |  [登录]
最新消息:
锻造与淬火——黄志林的艺术迸发 情况通报 | 河北省企业(行业)文联秘书处 诗人、书画家吟联挥毫贺2020年新春 民盟雄安小组举行 “不忘合作初心,继续携手前进”主题教育活动动员部署会 千年大计•创新时代——河北省文化经济促进会践行纪实  
锻造与淬火——黄志林的艺术迸发

 

 

 
画家简介
 

 

黄志林

1955年生
河北井陉县人
曾在中央美术学院、中国美术学院就读
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
河北省美术研究所研究员
一级美术师
石家庄工程技术学校学科带头人
河北省政府特殊津贴专家
1997年被中国文联评为“中国画坛百杰画家”

 

 

 

不要小看黄志林
李明久/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首任系主任、教授

 

  黄志林的作品我见过不少,但是真正比较全面地形成完整印象,还是在近两年。黄志林的画让我想到一个问题,那就是有成就的艺术家往往被众人追捧,可是真正读懂他画的人往往很少。有成就的艺术家大都会面临这样的局面,这也是一种规律,黄志林的也大致如此。

 

工作室

展厅

 

  其实,这么说挺矛盾。既然有成就,有那么多人追捧,怎么还不懂?其实你要细想,就是这么一条规律。黄志林曾经有一段在中国美术学院进修的艺术经历,所以我们从他的作品里能看到中国美术学院(原浙江美术学院)的艺术传统,那个艺术传承是谁呢?就是潘天寿。这所学校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,就能够让年轻人感受到浙江美术学院有别于中国其他美术院校,在教学上主张发扬中国艺术传统。这方面,潘天寿做得非常好。所以,这样一所院校培养出来很多像周昌谷、李震坚、方增先、刘国辉、吴山明等的杰出画家。他们有个共同特点,就是对中国水墨精神都吃得很透。黄志林亦然。面对黄志林的作品,对他的艺术发展路径,应该梳理一下属于哪种类型。我觉得,他的绘画有两个特征,一种是传统的延续,就是继承和拓展了老浙江美院那种传统,谓之中国水墨精髓的延续。还有一种,就是当代水墨。当代水墨有一个显著的特点,就是它们在中国水墨上带有一种实验性,具有挑战性的艺术主张,从黄志林的作品中我们能感受到这一点。当代水墨在全国有影响的画家有刘进安、张江舟等等,他们比较有代表性,包括从河北走出去的梁占岩,都有这方面倾向,黄志林也如此。但是,黄志林与他们略有区别,就在于他对现代水墨不是深度介入而是浅尝而止,这个火候把握得非常好。这个火候的把握,可能就是创立他自己艺术风格的一个基本成因。如果他深度介入了,那可能就和那些人难以分开。这恰恰就是构成他艺术风格的一种基本成因,这点非常值得首肯。

 


淑女 

一壶小酒醉半天


  黄志林属于那种随和老成,不多说、一心做事这么一种人。他没有风风火火去搞宣传,这对于艺术家来讲很可贵。真正的艺术家就该关起门来,潜心做自己的学问。唯有这样,你才能成就自己的事业,黄志林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,令同道尊重。有人说,既然你有能耐,有水准,有成就,你的画很多人喜欢,干嘛要闷着头作画,不去折腾呢?这要根据个人情况而定,善于折腾具备那样头脑的人,让他待着、眯着根本就不行。而黄志林则不是那种人,你把他推到前面督促他折腾也不成,黄志林就是老老实实,踏实做事情。这种状态非常好,好就好在艺术家不能追求时尚。凡是热衷追求时尚的艺术家,都将被岁月抹掉,而不会在中国美术史留下痕迹。唯有那些不折腾的,美术史的位置才会像萝卜坑一样就等着你呢。往前说,南昌的黄秋园、四川的陈子庄、山东的张朋等等,这些人在他们精力最旺盛、画出一批佳作时,整个中国画坛还不知道。他们也不宣传,有要的他就随手给。所以,没必要为传播渠道不畅担心,只要有实力,火是早晚的事情。我接触到一些外地信息,好多人都知道河北有一个画家黄志林画得好。应该把河北写意人物画家中真正能立得住能被肯定的梳理一下。
  再回到黄志林身上,若论性格,他是大智若愚。这种性格的艺术家,要么啥事都和他没关系,成不了什么事,要么成事就成大事。所以,不要小看黄志林。

 

烟雨文章

讲学示范

《美术家个案研究丛书——黄志林》
 

贠冬鸣/主编 黄志林/著

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


锻造与淬火——黄志林的艺术迸发
贠冬鸣/河北省美术研究所所长

 

  黄志林是凭借刻画矿工而崛起画坛的。后亦作仕女、高士小品,且夹杂山石、树木,藏民及或蹲或卧的庄稼汉亦间或为之。其笔墨时而堆积叠加,时而逸笔草草,呈现出一种隐逸洒脱的气格。黄志林所作的,绝非是历史文化寻根,而是出于种种功利诉求的下意识举动 。令他魂牵梦绕的矿工题材,应该说与他的身世有着无法抹去的渊源。按他的说法,挖煤的营生是四块石头夹一块肉,其职业是险象环生的。17岁便下窑苦呵呵熬煎,黄志林自然对生死有着切身的感受。因此,媒体所说矿工是“开采光明”的人,不过是虚浮的鼓动词句。精神中的压抑与木然,目光里的苍凉及凄怆,才是矿工原汁原味的生存形状。因此,黄志林表现的矿工,皆为难兄难弟,因此其中势必会贯串着民族“一生万,万归一”的某种命题,自然也会裹挟诸多孤独和无奈,甚至弥散着画家内心诸多的热络与悲悯。而非那种常规化、理想化的、单纯的对英雄的礼赞和渲染。

 

矿工系列-兄弟68x68cm 2016年

 

矿工系列之二-兄弟68x68cm 2016年

 

  应该说,黄志林数十载渲染矿工,亦有改变命运的动因裹挟其间。无需规避的是,黄志林据此取得了出乎预料的成功。譬如摆脱掌子面死亡的胁迫,继而成为以画笔讴歌800米深处的知名红色“歌手”,随之又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、被评为一级美术师,获得省管专家、’97中国画坛百杰称号等殊荣,当然,此类表现现实的水墨绘画,系依附于主旋律的,是任何国家都要张扬的民族精神的取向。至于仕女和高士,虽然造型颇具韵致,笔墨亦能畅快淋漓,但是在中国画声势浩大的变革的时代来衡量,当是较为肤浅的表层形式介入,精准地说是谋食的权宜之计。尽管如此,将黄志林此类作品搁置在河北画坛,也当属上乘之作,其赢得艺术市场的相应青睐,也大抵缘于此。

 

矿工系列-柱68x136cm 2018年
 

矿工系列-脊梁68x68cm 2017年


  黄志林的心,可称的上清澈见底,是无杂念无私欲的。置身如酱缸般的画坛,他所能直面的,唯有靠画案的喷泻来获取内心的平静,并在情感深处修篱种菊。借用一句俗话,就是岁月如梭。曾意气风发的矿工黄志林,而今已跨入花甲。然而,他却始终与嘈杂的美术圈保持着相应距离,因此其行进路线是彳亍的,位居边缘地带的,跟花天酒地、推杯换盏的酬酢性社交无涉。那么,其骨子里及血脉中的恬淡,想必是看透浮华过后的淡然与从容。

 

己亥水墨之一      
 

己亥水墨之二

  

己亥水墨之三

  黄志林大写意近作《农民系列》真的令同仁特别是令笔者惊愕。其画作完全是书写,是墨块的垒砌,似钢浇铁铸,具有沉甸甸的量感。他所强调的是大感觉,只在意印象中狠狠的一瞥。而所谓书写性,就是以书法笔法入画,而书写性则呈现出毫飞墨溅般的情绪表达,是心灵的轨迹。也可以说,黄志林将雕塑和书法语汇加以糅合,形成了自家风貌。记得邵大箴教授评价晁海时曾说:“石鲁是把山当成人来画,而晁海是把人当成山来画。”依我看来,这也是邵先生评论中国画家最为精准的论断。那么,从某种意义来看,黄志林也是把人当成山来画的,只不过是晁海强调的是山的雄浑,凸显的是岁月之斑痕、苍凉,而黄志林塑造的是山的筋骨与魂魄,二者主旨相似实则有着云泥之别。

 


老娘
  


农民系列-表情68x88cm 2016年

 

  黄志林作品中所形成的视觉冲击力,是不经意的几抹,进而促使受众在不经意中留在脑际。其线条和墨团或疾或徐地行走,看去是简单、快乐的,是在对接一种可以满足思想表现的快乐。不拘于礼,不拘于专注,使黄志林对笔墨一度绷得很紧的心弦,得到前所未有的松弛。笔墨间似乎在传递一种对世界洞察后的顿悟,无论宏观,还是微观。其中的思想,则透射一种独特的非规则化的自然,看去精彩而灿烂无边。细究起来,还是黄志林缘于自身所凝聚的磨砺已久的包容和整合能力,以及他对西方绘画语言的排斥,又超越传统语汇的简单重构,具体说是一种独立探索精神的终极体现。黄志林历经艺术的生存体验,再到绘画语言的左冲右突,最终才形成自己坚实的学术艺术立场。其探索的若隐若现及至基本定型,已经产生具有强大而超越性的生命力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紫外线68×80cm 2016年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湛蓝的天空98x198cm 2018年


  画家黄志林其作品注重学术性与当代性,其笔下精湛的技巧也仅仅是雕塑家手中的泥巴,是思考的碎屑 ,而不是用来炫耀或者用来演示的花拳绣脚。从学术角度来讲,黄志林受过“京派”“浙派”的浸染,这两大体系似乎是当下画坛的两支重要脉络。他虽倾心清新素雅的笔墨,但依然固守着“北派”的精髓——雄浑、博大、强健。黄志林虽经央美和浙美洗礼,但皆属进修性质,其人脉资源无疑是稀缺的。良心,是做人的基本底线。黄志林所能自由掌控的,唯有凭借良知在案头躬耕。孟子说:“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。”黄志林为人为艺皆磊落豁达,是问心无愧的。黄志林系河北杰出的写意人物画家之一,其知名度和艺术贡献是被大大低估和不匹配的。这与他做事低调和不事张扬有关。拿破仑曾说:战争的艺术,就是在某一点上集中最大优势兵力。而颠覆性的艺术就是选择突破口,然后全力以赴地去掘进,去开拓。既然黄志林已找到艺术大家所忽略的探索缝隙,那么就该当机立断,不懈地无休止地进发……

 


品茶品味品人生34x136cm 2018年
 

山68x136cm 2012年

进城

 

 

时间:2020-06-12  栏目:促进会之窗  作者:admin
COPYRIGHT © 2009-2017  河北省文化经济促进会  版权所有
备案号:冀ICP备1703647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