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河北省文化经济促进会主办官网!
当前位置:主页 > 风采展示 >

“铁娘子”──张丽霞

发布时间:2021-04-21 09:25:24 人气: 来源:河北省企业(行业)文联

  笑脸迎着笑脸,掌声接着掌声。

  沐浴着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草原4月的阳光,赴京参加全国劳模大会的张丽霞满面春风、怀抱鲜花,与油田公司副总经理、二连油田公司经理高贵民和二连油田公司党委书记孙学信等领导,并行在欢送队伍的夹道上……

  这一天,是2015年4月25日。从原籍内蒙古多伦县通往人民大会堂的路有多长,张丽霞从来就没有敢想过这样的事,只是凭着忠于职守的朴素感情勤恳工作,向着一个个无名高地不懈攀登,没料想进入全国劳模行列,走向人民大会堂,将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。

  张丽霞,一个普通女工,为啥能有如此荣光?

  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!

  1988年,在轰轰烈烈的二连石油大会战滚滚热浪的感召下,成绩优异的张丽霞违背父母意愿,报考了华北石油技校。一年后,从采油专业毕业的她回到故乡──锡林郭勒大草原,在二连油田当上了一名采油工。

  故乡,美丽的故乡! 美丽但“冻人”的故乡啊!

  张丽霞自然知晓锡林郭勒大草原的脾性:“五月解冻九月雪,一年只有俩季节。地下冻土三米厚,双层玻璃不关风。”全年无霜期仅5个月,气温最低时有零下四十多摄氏度,冬季厚厚的积雪覆盖旷野,春夏秋季黄沙漫卷,方圆几十里不见人烟……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,又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,一干就是26年。从注水、输油岗到从事卸油等工作,无论哪一样都属一线。

一线,意味着辛苦劳作!

  在不少人心目中,张丽霞这个采油工有点“另类”──总是对一些“与己无关”的事乐此不疲。为解决采油小站员工喝水难问题,锡林作业区给每个小站配备了每个20多斤重的保温桶。每天,工友们尚未上班签到,张丽霞已给十几个保温桶装满了开水,并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大厅一角。整整5年,天天如此,她一次不落地“义务”着。巡井路上,她总能发现草原上的废弃物,并一一捡起……她说:“这都是些不值得一提的小事。”可把这些桩桩件件的小事累在一起,就小中见大了。

  吉7计站管理着11口油井、7口水井,这里退化的老井多,是二连油田不好管理的采油断块。平时,站上在岗员工一男一女为一组, 两组交替倒班。一般情况下,男员工负责巡井、取样,女员工在站内量油、调节各井参数等。每逢站外有艰苦工作时,张丽霞就把另一名女工留在站内,自己主动和另外两名男员工到站外“啃硬骨头”。冬季在野外给采油树包扎保温层时,刺骨的寒风常使人不敢伸手。可张丽霞好像不在乎,和男职工比着干。粗粝的纤维布被劲风刮得直扑闪,不时往人身上、脸上扫,不一会儿便周身难受,手腕、脖子……说不清哪儿又痒又痛。“如果在乎这些的话,这活儿就没法干。”张丽霞这么想着,也就毫不在乎地干着。她将盆口粗的丝布圈用腿一夹,双手托起宽约一尺的丝布,与另一名男职工相互传递着在采油树上缠绕。有时,累得满头是汗的男同志歇息时,张丽霞仍像织花似的编织着采油树的“外衣”。每一次给采油树“穿好衣服”后,她都要仔细打量一番,看看穿得是否周正。直到她打理得觉得满意时,小小成就感便油然而生,忘却了艰辛和劳苦。

  在采油小站,白天的计量工作完成后,夜间主要靠巡井人员维护。多数情况下,巡井司机一晚上要巡查100多口油水井。为了不给在夜间工作的同事添负担,张丽霞总是把工作往前赶。每天下班前两小时,总要再检查一下设备管汇,发现问题及时解决。长期在小站值夜班的巡井司机郭春兵说:“张丽霞管理的井站基本上不会发现问题。”外来的维修人员也深有体会:“到张丽霞管理的井站干活比在哪儿都愉快,因为她总是积极配合,主动帮我们拿管钳、递扳手、擦拭零部件,动作时常比我们还快,比我们还忙。”

  在内蒙古草原深处的采油一线工作过的同志有体会,在这里别说连续工作几十年,即使待一年,也需要一定的定力和毅力,不然就寂寞得发慌、闷得难受。而张丽霞总是快乐地工作、快乐地生活。平时,她常用“自赏”的目光回望工作中的每一个步骤,不断完善着工作程序。每天一上班,她先到配水间检查运行参数、看看增压泵机油液位是否正常、电机温度是否过高、柱塞有无刺漏、各注水单井是否按配注执行。然后,走进计量间,仔细检查各单井压力、掺水量、回水(站)温度等。最后是倒流程,详细计量各单井产液量。忙完这些,就利用每次计量过程需要等待的10分钟间隙,打扫站内卫生。常常是计量工作尚未结束,站内外已让她收拾得干干净净了。长期在风霜雨雪的袭扰中辛苦劳作,哪有心思和时间“对镜贴花黄”,张丽霞原本靓丽细腻的皮肤早已变得粗糙黝黑。采油树渗漏的原油浸透手套后易损伤皮肤,其他工友都在手套内加了一层胶皮,以保护双手。张丽霞觉得手套一厚干活不利索,就不加胶皮,为方便工作,在夏天工作时甚至经常不戴手套。

  2010年5月,因工作需要,张丽霞又回到了曾经工作过的吉7计。在她离开吉7计的几年间,这里的现场管理方式发生了许多变化。再次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后,她给自己下的命令是:“从头学起,从头做起,严把细节。”按作业区原油实际凝固点计算,吉7计的掺水量有一定的调整余地。于是,她仔细琢磨掺水工艺流程,寻找合理的温度和掺水量,逐步摸索、总结出了吉7计最佳掺水量和回水温度,使吉7计13口油井在安全生产的前提下每天节水80多方。

  油井物性差、原油凝固点低,为使回站温度和回压保持在正常范围,张丽霞又苦苦思索、仔细揣摩,创造性地将13口油井按产量等级分为4个级别,有针对性地调参,打破了各单井在冬季统一管理的模式,确保了冬季正常生产。就是凭着一颗爱岗敬业的责任心,张丽霞总是在主动发现和解决问题。因此,她时常有合理化建议或技术管理方面的创新项目用于实践。其中,有10多项直接创效上百万元。特别是针对二连油田冬季井口压力表容易冻堵难题,探索总结出了抽油机井间抽生产运行参数和方式,不仅提高了压力表使用周期,还可每天节电近500千瓦时……

  对工作满怀敬意的张丽霞,眼瞅着与自己一起参加工作的女工一个个调离一线,而她从不为之心动,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,风里来,雨里去,与雪较劲,与沙共舞。可能是环境艰苦的原因,又或许是工作劳累的结果,她患上了严重的肩周炎、骨质增生和神经衰弱等病,有关领导多次安排她回后勤单位工作,她都婉言谢绝了。2011年7月,作业区人事岗位空缺,不少人劝她赶紧去应聘。张丽霞听后笑着说:“再过几年我就退休了,我还是站好最后一班岗吧!”于是,45岁的她又一次把“难得的机会”让给了别人,依然驰骋在生产一线。

一线,意味着冲锋陷阵!

  1998年初,锡林郭勒草原出现罕见的“雪尘暴”天气,积雪比小站围墙还高。张丽霞和几位专程从大站赶来的男同志一起清运积雪,有的男同志坚持不了多久就累得要歇一会儿,张丽霞始终没停过。清理泵房尘土时,不少男同志累得没了耐性,张丽霞依然任劳任怨,干完重活忙轻活,最后又仔细地往外清理玻璃夹层里的细沙。如此这般地一而再、再而三,“张丽霞比男同志还能干”的说法便传播开来。于是,有人送她雅号──“铁娘子”。

  “铁娘子”毕竟不是铁打的,也有头疼脑热的时候。1998年3月份,锡林作业区针对严重欠产情况决定实施求产措施,在这非常时期,张丽霞的肩周炎和腿骨刺病复发了,一抬脚一动手就疼痛难忍,只好住进了医院。几天后,听说作业区要在自己管辖的几口井启抽,她拔下正在输液的针头就往作业区跑。这一去,又是连续十多天和许多男同志一起,在冰天雪地的井场不分昼夜地劳作。手脚冻僵了,关节更是疼得厉害。她咬牙坚持着,她说“一忙就顾不上疼了”。

  “张丽霞天生就是不服输的性格”,这话绝不是空穴来风,自有所指。采油队在计配站旁边植树时,派来两名男同志协助。开始时,大家有说有笑,植树现场气氛轻松愉快。可是,不一会儿碰到了冻土层,树坑没法挖了。有一名男同志说:“等冻土化了再挖吧。”说着就把铁锹一放扬长而去。看着两位男同志远去的身影,张丽霞不信离开男同志就挖不开这冻土。她摘下狗皮帽子,脱了防寒服,抡起十字镐,挥动铁锹,和另外一个女工奋力挖了起来。经过一番苦战,十几棵白杨树终于按统一标准挺直了躯干。

  还有一次是1999年初春,某单位在9计一井场施工时,本应是把井场收拾干净验收后才能收工,由于施工方急着处理其他井上的工作,就把收尾的活儿交给了外雇的一名临时工。这个临时工就用手推车运了半车土,往井场一撒了事。这事儿让张丽霞知道了,她就用铁锹轻轻一铲,薄薄的一层土下面全是油泥。因此,无论那名临时工说多么好听的话,张丽霞在验收单上就是不签字。那名临时工一看软办法不管用,就用硬办法,污言秽语的唾骂不说,还扬言要揍她。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不要命的。张丽霞始终坚持原则的姿态,迫使那位临时工没脾气了,第二天推了满满6车干土,把井场拾掇得干净利落后,张丽霞才签字完事。

  “青年之字典,无‘困难’之字,青年之口头,无‘障碍’之语;惟知跃进,惟知雄飞。”已不再年轻的张丽霞可能不知道李大钊说过这话,可她的言行恰恰如此。2001年9月,锡林作业区在吉一联大站新建了个高压注水站,需6名岗位人员。由于这里噪音大、危险系数高、劳动强度大,况且操作严格,作业区决定全用男职工。可是,一番调配后还缺3人。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谁都不愿去。一看这阵势,张丽霞往起一站:“我去!”领导和同事劝她慎重考虑,张丽霞却诙谐地说:“男同志能干的活,我们女同志也一样能干,妇女能顶半边天嘛。”顿时,凝重的现场气氛活跃了。在张丽霞的带动下,又有两名女工主动报名。10月份,注水站在入冬前如期投产。由于张丽霞与另外两名女工在工作中敢于争先,与男职工相比毫不逊色,就有了“注水三枝花”的美誉。工友们清楚,这“三枝花”无疑是蜡梅花,天天经受着严酷的考验:高压注水泵功率大、负荷大,尤其是噪音大,使本来患有严重神经衰弱症的张丽霞雪上加霜。每当她跨进泵站那扇双层隔音大门后,头就像要崩裂似的难受。她竭力调整、控制着情绪,从容、镇静地坚守在岗位上。这期间,有领导多次提出给她调换岗位,她每次都是用同一句话作答:“没有事,我挺得住!”

  在艰苦岗位“挺得住”,在关键时刻“冲得上”。

  2008年8月,林4断块的东区和西区油水井通过串接方式生产,这是华北油田首次在二连地区推广的一项新工艺。正在休假的张丽霞听到了作业区在这事上为人员紧张犯难的消息,她就顾不上休假了,又投身于林4断块产能建设,吃住在站上,和男同志一起起早贪黑地在施工现场忙碌着。新井投产的最后阶段是冬季,遍野白雪皑皑,寒气只冻骨头不冻肉。手脚冻僵了、冻肿了,胃病严重了,可她一声不吭,依然是忙、忙、忙,脏活、累活不在乎,像一只陀螺,在生产一线不停歇地旋转,诠释着“铁娘子”美誉的内涵。

一线,意味着无私奉献!

  张丽霞有一个温馨的大家庭,这温馨中却浸染着过多的酸楚。1997年她休完产假后,患高血压、心脏病的母亲每年有三分之二时间需在医院度过,婆婆因肺病两年前做过肺切除手术,也经常住院。哥哥因照顾母亲劳累患心梗,照顾双方老人和小孩的重担落在了张丽霞和丈夫及一个姐姐身上。家务忙、累,却丝毫未影响她的工作。当两者发生冲突时,她毅然选择的是“工作第一”。

  1998年5月,锡林作业区根据吉32断块整体情况,撤销了热采队。按理,张丽霞家庭拖累重,完全可以和其他员工一起充实到吉45断块去工作。可她看到环境最脏、条件最艰苦、需要天天倒班的卸油点没人愿去,她在申报新岗位时,就把这个艰苦而又繁重的岗位作为首选。当时,母亲病情加重,每天下班后她不是往家里赶,而是急匆匆往 医院跑,替换护理母亲的丈夫或姐姐。晚上陪床时,或是与母亲同挤一张床,或是趴在床沿上打个盹儿。第二天一早,照常上班。因长期休息不好,加上生活没规律,张丽霞的神经衰弱症加重了,有时头疼得想吐,她忍着、坚持着。为搞清汽车每天拉运的原油含水是否超标,她跟着拉油车到几十公里以外的井站实地察看装油时的倒水情况。回来后,根据掌握的详情提出了“先放完车内底水再装油”的建议,实施后有效降低了拉油含水……在卸油点工作的3年时间里,张丽霞没请过一次假,无早退、迟到现象,总是以饱满的热情工作着,除去有关现场外,只要她人在卸油点就闲不住。在化验取样时,其他人大都是让司机代劳,而她不管刮风下雪,无论道路有多泥泞,也无论往油罐车上攀爬时有多难,总要亲自到油罐车顶部严格认真地取样。平时,如果没有其他事,她就将拉油点的门窗和玻璃擦了一遍又一遍……面对有人不解的“提问”,她说:“母亲病了有医生负责,儿子上学有老师监管,我的岗位若有问题我就是直接责任人,我不上心谁上心!”

  “别看张丽霞面上是一副‘挺想得开’的样儿,好像对母亲和儿子‘不管不顾’的,其实呀,她那‘感情线’可脆弱了。”说这话的工友自然晓得张丽霞掉眼泪的事儿。那是平平常常的一天,张丽霞和丈夫都要上夜班,和往常一样,不到8岁的儿子要去爷爷或姥爷家过夜。不知何故,儿子突然间发问:“妈,你为什么总是忙?为什么总要上班?为什么总是陪姥姥?什么时候能陪我睡觉呀?”望着儿子红扑扑的小脸和期盼的目光,被工友们称为“铁娘子”的张丽霞低下头,泪珠子扑簌簌掉。她清楚,自己给儿子的时间和关心太少了、太少了,儿子让她买《老夫子》一书,她忙,一拖再拖,直到儿子从同学那里借来看完了全书,她仍没顾上去书店。儿子要了好久的足球鞋,直到儿子快小学毕业了她还没去买。年前,儿子感冒发烧转为肺炎,与姥姥同住一个医院。那天,张丽霞跑上跑下、忙左忙右,照顾了母亲又陪儿子输液,输了不到一半,上夜班的时间到了。儿子哭喊着:“妈,你能不能陪我输完液再走?”听着儿子的哭声,张丽霞怕儿子看见自己的泪水,就推开儿子的小手,转身冲出病房。在上班的路上,张丽霞以泪洗面。这么多年,儿子的生活和学习几乎让丈夫一人承包了,碰上她和丈夫都要上班时,儿子不是去姥爷家,就是到爷爷家,由于疏于管理,儿子学习成绩一直上不去……面对儿子的诘问,她不知如何作答,只能痴痴地盯着儿子,太多的心里话难说出口:“孩子,妈也很想好好休息,很想陪着你好好成长,可不行呀!妈妈爱你,但不能不管工作呀!你还小,赶紧长吧,长大了就会理解妈妈的。”

  如果说年幼儿子的“不理解”让她痛心,那么“洞明世事”的父 的“理解”更让她揪心。父亲患食道癌,晚期。她得知后,震惊之余是内疚和不安。20多年来,体弱多病的父母大都由哥哥和姐姐照顾。去年12月,母亲心脏病再次复发,哥和姐陪母亲去北京安装心脏起搏器,照顾父亲的责任落在了张丽霞肩上。当时,锡林郭勒草原白雪皑皑,严重影响了油田生产。正是年底冲刺阶段,张丽霞天天往井站跑。她哪里知道,一向支持她工作的父亲已高烧几天了。那天夜里,张丽霞见父亲言语更少,才发现父亲已病得厉害。但由于她惦记着工作上的事,没顾上给父亲做进一步检查,待父亲退烧后就匆匆出院回家了。就这样,父亲的病耽误了近半年──到了“晚期”!

  张丽霞恨自己,恨自己无“分身术”……

  “张丽霞是一个充满激情、承载着太多责任的人,她脚踏实地、忠诚履职,以娇小玲珑的身躯呵护着采油树;她始终不渝,几十个春秋扎根一线,在工作中力求尽善尽美;她不惧严寒、酷暑,似一颗艳丽的‘宝石花’,岁岁年年在锡林郭勒大草原绽放着夺目的霞光。”在推荐张丽霞申报全国“五一劳动奖章”的推荐表上,二连油田锡林作业区对她有如此“点赞”。

  “张丽霞的朴实之美,不由得让人想起了李素丽、张秉贵、时传祥……他们的共同点就是:坚守在平凡工作中,在简单、烦琐中追求极致。”有记者在采访手记中如此评价。

  “40年前,毛泽东主席号召全国人民向雷锋同志学习。雷锋精神的实质就是干一行、爱一行、专一行,宗旨是‘服务──奉献’。40年后的今天,张丽霞以模范行动,再一次演绎并印证了这一点。”《华北石 油报》曾在显要位置刊载的评论中如是说。

  面对赞誉声,张丽霞曾在一次会上这样回应:“我经常在想,如果没有这份工作,我会是个什么样呢?很可能是一个没有时间观念、没有责任心、什么都想干却啥也干不成的人。自从成为一名石油工人后,在各级组织的教育、培养下,我在工作中找到了自信……回顾以往,深切的体会是:工作着是幸福的!”

投桃报李!

  以工作为己任、以工作为乐趣、视工作为生命的张丽霞,将一腔激情倾注于工作,工作回报给她的是掌声和鲜花……

  参加全国劳模大会的张丽霞从北京回来了!

  她带回来的不仅仅是荣誉和光环,还有被这荣誉和光环强化了的更多责任和义务。于是,她一如既往地回到了一线,回到了她持续发热放光的岗位上!

  精神是灵魂的空气。

  正是为了进一步浓厚这“充满正能量”的氛围,二连分公司党委、二连分公司下发了《关于深入开展向张丽霞同志学习活动的通知》。一时间,电视、板报、橱窗、电子屏和网站、微信等,都在传颂着张丽霞的先进事迹……

  一个张丽霞前面走,更多的“张丽霞”跟了上来!

  5月的草原,有“霞”光洇染,更是靓“丽”凸显、生机盎然……
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作者:孟宪琦 单位:华北油田公司)